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大佬带着空间去种田 > 第218章千禧生辰
    从皇宫出来,岳意浓就开始忙着调配龙血膏,京城之大,什么都是有的,不消一天功夫,岳意浓便把药膏调配好送进了皇宫。

    接下来的几天,岳意浓也常常进宫给那位身穿铠甲的公子治疗,每治一次,那脸都会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到了最后一次治疗完毕,岳意浓瞧着他的脸久久回不了神。

    这男子当真是比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要俊美,不,可以说他身上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美,有阴柔之美,有刚阳之美,有豪放之美,这种美,怕是用语言形容不出万分之一。

    男子除了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也尽显气场,他摘下眼睛上黑布时的那一晃眼,瞬间让岳意浓感觉心被紧紧擢住,只觉对着男人呼吸一秒都是亵渎。

    见岳意浓看着他移不开眼,男人瞬间拾起面具将脸遮住。

    “多谢严夫人出手相救!”

    他微微对着她一颔首,算是对她的谢礼。

    “额…不足挂齿,不足挂齿,药膏要一日三次涂抹,大约涂抹半月就会好!”

    男人金面獠牙的面具微微点了点头。

    当皇上看到男人的脸彻底好全之时,他激动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来…来…人,请千禧公主过来!”

    千禧公主百无聊赖地走进来,看到皇上身边穿着铠甲戴着面具的男人时,不由得好奇地走过去,一把揭下了他的面具。

    当看到男人那颠倒万物的脸时,千禧公主的眼睛顿时发光发直,不消片刻,口水都流了下来。

    男人见状,拿起手中的帕子轻柔地在公主嘴边擦拭。

    而不知自己此时在干嘛的千禧公主忽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男人的脸微微泛红,眼角还带了一丝摄人心魂的笑意。

    “父皇,我要他当我的驸马!”

    被撩到的千禧公主心中突然泛起一丝甜蜜,立即抱着皇上的胳膊请求道。

    皇上瞬间有一种自家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他闷闷地问,“不要严锦之了?”

    “不要了!”千禧公主回答地很是爽快。

    “不换了?”

    “不换了!”

    “好,那小乖乖的生辰宴,父皇给你们俩赐婚可好?”

    皇上象征性地一问,千禧公主正准备点头应下,可忽地想起什么,噔噔噔地跑到男人面前问他,

    “你愿意当我的驸马吗?”

    男人嘴角含笑,轻轻地点头,“臣愿意!”

    “当真?不是因为我是公主?不是因为父皇对我好,你才愿意当我的驸马吗?”

    “不是。”

    “那你喜欢我什么,我名声不好,还失了清白,别人都对我避之不及的…”

    千禧公主低头闷闷地道。

    “公主自出生起,臣就守着公主了,臣对公主的喜欢,是从头至尾的喜欢,不掺杂任何的利益。”

    听闻这话,千禧公主有些懵,“从我出生起,你就守着我了?那我跟别人…”

    “公主恕罪,是臣夺了您的清白,以后臣必定对公主负责到底!”

    千禧公主怔愣了好半晌,忽地想到什么笑的很是开怀,真好,兜兜转转,她身心皆属于一个人了,以前的荒唐还来得及拯救!

    九月初,千禧公主生辰宴,皇宫大摆筵席,岳意浓也被邀去参宴。

    本该是喜气洋洋,锣鼓喧天的好日子,没想到在皇上出面给千禧公主赐婚的时候,不少人妒忌千禧公主能得此良缘而生出了枝节。

    当日佑凌被任命宫中御林军统帅,掌管宫中治安。

    这本也引不起人的注意,可谁让佑凌张扬地戴着一张金面獠牙的面具,惹得不少人好奇。

    宴席上,皇后特地询问皇上新任命的御林军统帅是何人时,皇上故意装作不知,派人将人带上宴席,并且让他当众摘下面具。

    当摘下面具的那一刻,宫宴瞬间寂静,所有女人都被其容貌所吸引。

    皇室的几位公主见状更是蠢蠢欲动,希望能将此人收为自己的驸马。

    可皇上将其看了片刻,转头将人指给了千禧公主。

    这一决定惹得所有人的不满,皇后更是趁机提起千禧公主钟意的是严锦之,甚至还将千禧公主给严锦之传信的证据公之于众。

    皇上看着皇后,龙颜震怒,派三皇子彻查此事。

    而三皇子却带来严锦之亲笔上书的奏折,里头字里行间无不是控诉上京官僚太闲,千里迢迢不惜重金寄来书信,只为当众调戏一方县令,严重阻碍他剿匪进程。

    严锦之都能看出与他寄托书信的人不是公主,那谁又比当事人更为清楚那些书信是何人所寄?

    也正是因着这封奏折,皇上下令开始清查京中所有官员,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皇后没料到严锦之会在这个时候上书这封奏折,之前让他上书弹劾公主不务正事,干扰官员办公之罪,他故意一字不提,而如今却真正是反将了她一军。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