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不喜欢我就去死 > 14、喜你
    面试结束后两天,沈莓收到电视台打来的电话,说是还要进行一场加试,原因是有两位面试者都十分优秀,他们无法抉择。

    沈莓对此毫不意外,这位杨台长的个性,她在出国前就有所耳闻,据说这位年轻时与妻子感情非常好,妻子去世后便一直独身未娶,对二人唯一的女儿宠溺无比,可以说是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沈莓签了合同,她实习的事情也只能说八字没一撇。

    挂完电话,胡妁从车座那头没骨头似地靠过来,扯一扯她手臂:“谁的电话呀,叫你半天都没反应。”

    沈莓把手机放包里:“实习那边打来的。”

    “哦。”胡妁不敢造次了,退到一边乖乖坐好,她是知道沈莓有多么想成为一名央视记者的。

    沈莓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闷热的夜风携带着夏季的味道吹进来,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后海这边的酒吧街却早已灯红酒绿、载歌载舞。

    司机拐了个弯停在一个小巷子口,胡妁拉着沈莓下了车,对着街道伸出双臂,做拥抱状:“小草莓,怎么样,这条街是不是变化很大?”

    沈莓视线扫过街道,入目之处的酒吧、餐厅大已换了一幅模样。她点点头:“确实。”

    胡妁摇了摇脑袋:“真是物是人非。”

    沈莓被逗笑,敲了敲她脑袋:“物是人非不是这么用的。”

    “嘿嘿,意会,意会就行了。”胡妁没有丝毫不悦,拉着沈莓朝其中一家小酒吧走去:“我们之前常去的那家酒吧搬迁了,这是圈子里一个小公子哥开的,现在我们聚会什么的都喜欢来这儿。”

    从沈莓回来后,胡妁就一直想要拾篡着给她攒个局聚一下,刚好沈莓又叫她找诺德医院院长的女儿打听打听情况,她便干脆趁着沈莓有空,把那位小姐同其他朋友们叫过来聚聚。

    沈莓站在酒吧门口,这家酒吧的招牌不知是哪国文字写的,龙飞凤舞跟鬼画符似的,沈莓看了半天愣是没认出来什么意思。

    胡妁拉着她进了酒吧,刚刚迈进门口,嘈杂的音浪就掀入耳膜,沈莓那许久没经受过荼毒的耳朵不适应了几秒,随后才慢慢习惯起来 14、喜你                    (1/6)

    。

    纨绔子弟们的品味还真是万年不变,沈莓微微感慨。

    不过,我喜欢。沈莓勾起嘴角。

    胡妁拉着沈莓从人群中穿过,一路上不少男人端着酒杯过来搭讪,都被胡妁三言两语打发走了。两个人穿过人满为患的大厅,到达走廊,这儿总算没那么吵闹,安静了许多。

    “来的有哪些人?”两年不见,圈子里活跃的二代们早已换了几批,沈莓担心到了包间结果一个都不认识。

    胡妁扳着手指数:“杜小公子、江二小姐、新贵陈家......”

    还好,这些人沈莓还算有点印象。

    “小草莓,你放心,不会有霍天钧那边的人。”胡妁对沈莓眨了眨眼。

    沈莓愣了一秒才想起,这是她出国前立下的不成文规矩——只要是有她的趴里,就不能有霍天钧派的影子。

    胡妁带着她到最里面的包间,推开门,里面乐浪阵阵、酒瓶林立,看来在她们来之前,一群人就已经玩起来了。

    胡妁带着沈莓进去,门口正可劲摇头晃脑的那位首先发现她俩,跟只尖叫鸡似地尖叫了两声:“莓莓!妁妁!”

    全包间的人立马全部转过头来看她们。

    沈莓:“......”谢谢,这个出场方式跟太监吊嗓子报皇帝名号似的。

    沈莓和胡妁算是晚到,一进去便被围着要罚酒,茶几上倒了几杯浓度颇大的威士忌,沈莓皱了皱眉,胡妁便立马知道她心中想法,闹着把威士忌换成了啤酒。

    自罚三杯后,胡妁笑着加入了他们的行列——真心话大冒险,和普通人玩的那个真心话大冒险没什么不同,只是偶尔会出现“你家那个私生子被接回家了吗?”、“你哥真的要跟xx家联姻了吗?”之类的真心话,以及街上随便找一个人送辆豪车的大冒险,而已。

    二代们的游戏就是这么淳朴且无趣。

    沈莓对这类游戏不是很感兴趣,窝在一边欣赏这群二代们点播的超时代优秀歌曲,这些歌曲确实十分优秀,沈莓感觉自己的魂都快被送走了。

    胡妁玩过几轮,中途接了个电话,下场来跟沈莓咬耳朵:“那位诺德医院院长的女儿过来了,她没来过这边,对路不熟悉,我出去接她。”

    沈莓点点头,胡妁推开门出去,过一会儿给沈莓 14、喜你                    (2/6)

    发消息,说她们马上就到。

    沈莓合上手机,在心里猜测着这位院长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愿她能好说话些,这样调动档案就不需要费很大劲。

    门口传来“咔哒”一声把手转动声,沈莓估计胡妁她们到了,抬起头,牵起一个笑脸。

    门打开,先进来的不是鞋子,而是一款巴宝莉的小肩包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