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不喜欢我就去死 > 11、喜你
    四九城的温度一向燎人,沈莓回国的时候正逢盛夏,刚下飞机,身上的白色丝绸上衣便洇出一团深色的痕迹,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洁白的脸颊因为高温而微微发红。

    胡妁驾着车百无聊赖地在机场门口等着,看见沈莓出来,连忙放下车窗朝她招手:“小草莓,这里这里!”

    沈莓显然也看到等在门口的奥迪了,但她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踱到车门前,赏了胡妁一个脑瓜崩儿:“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叫我小草莓。”

    “是是是,沈小公主。”胡妁捂着额头傻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沈莓面色微动,拉开后座坐上车:“待会儿去哪儿?”

    胡妁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偷偷看她:“这么长时间飞机你肯定累了,先去我北苑的房子休息一会儿吧,晚上我们家有个宴会,到时候休息好了正好就直接去宴厅里。”

    沈莓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抬头去看窗外的景色,机场这块近两年纳入规范开发,四周平地而起了许多高楼大厦,就连绿植也变得枝叶繁茂,道路旁直挺的侧柏冲天而生,栏杆上巍巍葱葱的藤蔓在日光下无精打采地卷成卷,和她离开时相比,变化不算大,也不算小。

    长时间的飞机确实令人疲惫,沈莓跟着胡妁去了北苑,刚进房间就趴在床上睡着了,等她醒过来后,四周一片昏暗,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

    屏幕上亮着几条未接来电,沈莓按下指纹解锁,微信上的消息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她挑了几条要紧的回复了,正准备退出时,一条朋友圈消息跳入眼帘:给兄弟接机[图片][图片][图片]。

    沈莓动作一顿,鬼使神差地手指下滑点开配图,照片上的男人穿一身军装,袖子被高高挽起,正埋头去拿行李箱,那是几张侧面角度拍的机场照片,五官并不清晰,沈莓脑海中却无端浮现一张英挺的面容,眉眼浓烈,线条分明,即便抿着唇没有丝毫笑意,也能叫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

    霍天钧回来了?

    沈莓一看那条朋友圈时间,昨天。

    她轻哼一声,将霍天钧派的漏网 11、喜你                    (1/6)

    之鱼丢进黑名单里,然后点开通讯录,给沈父打了一通电话。沈父倒是没有追问她下飞机后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只叮嘱她快点参加胡家的宴会。

    沈父的电话刚刚挂断,胡妁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电话那头听着十分匆忙:“小公主,我被老爸逮着去接待客人,待会儿不能去接你了,衣柜里新订了一套礼服你先换上,待会儿我叫个司机过来。”

    她乱叫人外号这点,确实是纠正不过来了。

    沈莓叹了口气,拉开衣柜,看见里面挂着一套还没拆封的黑色礼服,她取下衣服外面套着的塑封,站在穿衣镜前试穿。

    这是一条露背的黑色蕾丝长裙,纤细的肩带搭成一个结垂在沈莓蝶翼般的锁骨上,绑带的设计在光裸的背脊上交织,黑与白交相辉应,衬得白色愈白而黑色愈黑。

    沈莓在镜前满意地转了一圈,还算胡妁有点良心,两年过去也没忘记她的腰围尺寸。只是......沈莓皱眉看向脚底,胡妁为她准备的高跟鞋足有八厘米高,别说穿着去参加宴会了,就是在镜子前站这么会儿都让她难受。

    沈莓索性一脚踢掉脚上的高跟,弯腰从行李箱中翻出一双路易威登的新款运动鞋,礼服的裙摆够长,稍微注意点,脚下到底穿了什么鞋子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胡妁派来的司机很快等在楼下,车子载着沈莓去了市中心最豪华的一家酒店。

    隔老远沈莓就看到了胡妁的身影,她今晚穿了件裹得严严实实的米白长裙,被胡老先生压着,跟只鹌鹑似的站在门口迎来送往。

    见到沈莓过来,胡妁疯狂眨眼,恨不得用眼睫毛眨出一幅脑电图,好叫沈莓知道自己迫切想要离开的心情。

    沈莓一边应和着胡老先生的关心,一边伸手搂住胡妁肩膀:“我和妁妁许久不见,积了不少心里话要说,这会儿想冒昧向胡叔叔借一会儿妁妁,不知胡叔叔肯不肯割爱?”

    胡老先生大沈莓两辈,按理她应该称呼他为爷爷,但却因着跟胡妁交好的原因,一直叫作叔叔。

    胡老先生哈哈一笑:“小妮子一天到晚皮得很,三五不着调的,我不爱她到处乱跑,不过你们打小关系就好,这次回来叙一叙,也是应该的。”

    他大 11、喜你                    (2/6)

    手一挥:“去吧!”

    胡妁在旁边高兴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原本是沈莓搂着胡妁的,但一离开胡老先生的视线,胡妁就跟只撒欢的野马似的拉着沈莓乱跑。

    沈莓被她拉得踉跄,提醒道:“你小心些,别撞到人了。”

    胡妁回了个鬼脸:“不会的,我从没撞到过......”话还没说完,“嘭”的一声,她倒是没撞,被她拉着的沈莓精准无比地撞到了一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