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妻三嫁 > 012言公子
    【言公子】

    “那你睡柴房?”苏凉不认为宁靖是想跟她同床共枕。

    这人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并不是装的。

    且这两日相处下来,他处处都很尊重苏凉。

    宁靖神色淡漠,“是我提出留下言雨,自不能让你睡地上。我有事要出去。”

    “那你回来怎么睡?”苏凉提议,“要不我们跟你换房间?”

    床大一些,她跟言雨将就一起睡也行。

    “不换。”宁靖话落已出了门。

    苏凉有点怀疑他是为了把床让出来,“没事找事”。

    但人都走了,便当他真有事吧。

    进到内室,发现床上已换了新被褥,苏凉便毫无心理负担地决定睡这边,还搬来新买的浴桶泡了个热水澡。

    翌日清晨,苏凉起床出门,正好见宁靖进门,拎着一个包袱。

    “你去哪儿了?”苏凉好奇。

    宁靖把包袱递过来,“打劫黄员外家。”

    苏凉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以后这种事,记得叫上我。”

    粗略点了一下,银票碎银统共将近二百两。

    如此,昨日给黄公子的四十两,连本带利夺回来,很好。

    “那件事,你考虑得如何了?”宁靖又问起。

    苏凉摇头,“再说吧。”她打算学好字律法之后再决定接下来去哪里做什么。

    早饭熬了八珍小米粥,野菜鸡蛋饼。还拌了个小凉菜,里面加了梨汁,脆爽可口。

    碗碟是言雨收拾去洗的,这次苏凉非但没拦着,还说跟宁靖有事要谈,让言雨自便,不要打扰他们。

    言雨一副“你们只管甜蜜蜜,当我不存在”的模样,从外面把门关好,捂嘴发笑,只觉苏凉率真可爱。

    “教我写字吧!”苏凉把昨日从镇上买的书和房四宝拿出来。

    宁靖得知苏凉会的字跟这个世界的类似,只是更简单些,便说了两个字,“交换。”

    苏凉立刻会意。

    她想学的,宁靖教。

    作为交换,她要教宁靖她前世的字。

    “成交。”苏凉爽快点头。

    她就喜欢宁靖这种“一切都是交易,公平合理”的态度。

    宁靖开始给苏凉讲解启蒙书籍,理解方面毫无障碍,通读一遍,主要目的是认字。

    ……

    飞雁镇上数一数二的富户黄员外家,出大事了!

    一早发现家里银钱丢了不少,他们非但毫无所觉,且一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仿佛银票银锭子长上翅膀飞走了。

    正当黄员外怒火烧时,就见下人神色仓皇地跑来,“老爷,大少爷没了!”

    黄员外闻言,两眼一翻,差点没厥过去,又听下人说,黄公子没死,是不见了。

    这很诡异,因为一刻钟前,黄员外见过儿子,当时天光已大亮。

    黄公子一口咬定是昨日与他结仇的胡二干的,打算带人杀去胡家,就回房换身衣裳的功夫,没影儿了!

    黄家那叫一个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

    阴云密布,风雨欲来。

    胡二带着几个礼盒,按约定,乘坐马车往苏家村去,找苏凉拿方子。

    谁知刚出飞雁镇,就被人拦了下来。

    “哪个不长眼的……”胡二骂骂咧咧地扯开车帘。

    “就是他!昨天是他把那个姑娘从我里抢去的!”

    一个鼻青脸肿的肥硕猪头挡在车前,胡二愣住,“黄胖子?”

    一把匕首擦着胡二的耳朵,钉在了马车上,让他惊坐在地,冷汗涟涟!

    “下来!”墨衣侍卫冷喝。

    胡二今日没带打,瞬时便怂了,他可不想被人宰了。

    视线越过那人,就见不远处的树林站着一位蓝衣公子。

    墨衣侍卫不耐,一脚踢开缩着脖子的车夫,将胡二抓住,拽着他走进树林。

    “主子,就是他!”

    胡二被甩在地上,一只将他扶了起来。

    “烦请告诉我,昨日那个姑娘,在哪里?”蓝衣公子二十出头模样,优雅俊逸,温和有礼。

    ……

    言雨把厨房收拾好,便开始洗昨日她和苏凉换下来的衣服。

    水很凉,她也不太会,洗得慢,身上打湿了,娇嫩的指泡得通红。

    洗完准备找地方晾起来,才意识到天气不好,外面没法晾。

    “笨死了……”言雨吐槽自己。

    突然听到有人叫苏凉,言雨围裙未摘,从厨房出来,“谁呀?”

    大门被人强行打开,看清站在门口的人,言雨一怔,泪水盈满了眼眶,提着裙子飞奔过去,“大哥!”

    闻声出来的宁靖和苏凉并肩站在门口,看着兄妹重逢的画面。

    “你真是神棍。”苏凉说。没想到言家大公子来得这么快。

    很快,言雨就拉着言枫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