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我在马路边捡到Alpha > 5、第 5 章
    十分钟后,摄影大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有些急切:“二位能不能坐的近一些,你俩再远一点我怕不是要用广角拍摄了。”

    他眼睁睁看着两个人僵硬的走进来,然后一左一右坐在了凳子的两边。

    “我知道你们这第一次结婚可能有一点羞涩,但是也别生硬的像是抽签结婚的一样。”摄影大哥好歹在民政局待了这么多年,对于新人分分合合的事情看的透彻。

    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夸张的问道:“你们不会是协议结婚吧,这可是违/法行为。”

    提高结婚率本质是为了提高人口出生率,协议结婚对于出生率百弊而无一利,早在前些年发现有私底下协议结婚的人后,这样的举动就变成了违/法行为。

    一经发现,最高可去劳改星球体验十年有价值的生活。

    白瑾然:“……”大可不必。

    她快速掩饰:“怎么可能,我们是自由恋爱。”说着,飞快蹿到了姬雨薇身旁,勾起她的胳膊顺势枕在了姬雨薇肩上:“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人家姬雨薇是皇储,被拆穿协议结婚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她怕不是真的要在劳改星球兢兢业业呆上那么十年。

    摄影大哥直摇头:“这可说不准,拉拉手谁不会啊。”

    姬雨薇正看着两个人好笑的时候,感觉到脸颊上一阵温润柔软的触感,有些惊愕的转头,撞上了白瑾然的视线。

    小玫瑰此刻好像眼睛抽筋,正使劲朝着她挤眉弄眼,示意姬雨薇配合一下她的表演。

    随后转头看向摄影大哥:“喏,我都亲她了,还不能证明我们是情侣吗?”

    然后摄影大哥和助理就看到,那个温柔的alpha蜻蜓点水一般将唇盖在了beta的唇上,末了,她转过头,眼中盛着化不开的笑意:“我们肯定是情侣啊。”

    猝不及防的吻,来得炙热。

    甚至在白瑾然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心跳还是快得像是小鹿乱撞。

    “那我走啦。”白瑾然将这一奇怪反应归结为“正常人亲亲时都会产生的生理反应”,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约了餐厅,要一起去吗?”姬雨薇轻声问道。

    白瑾然约了调酒师,打算和老闺蜜分享一下这快速在24小时内结束单身生涯的魔幻故事:“不用了,我还有约。”

    然后随手将结婚证放进风衣口袋中,转身离开,背影潇洒放纵。

    良久,姬雨薇将结婚证放进了贴着心口的衬衫口袋中,转身离开。

    为了节约市中心高昂的租金,调酒师的小酒馆开在了离市中心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从政府办公大楼走过去,要经过一条偏僻的小道。

    虽然是正午十分,但是雨季的克利特尔天空总是灰暗的。

    白瑾然一个人走在略显昏暗的小路上,周围的气压有点低。

    耳边传来一阵呼啸的风声,她紧了紧风衣,加快了脚步,眼看着就要冲出这条满是钢脚架的狭长小道。

    突然,出口处被两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的保镖挡住。

    白瑾然快速得出结论,这两个人她打不过,转身的时候,小路的另一边也被人堵死。

    “我们少爷想见你一面。”

    -

    白瑾然坐在咖啡厅的沙发椅上,一旁站着刚刚把她绑过来的四名保镖。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双手被特殊材质的捆在了一起,表面上不显,实际上狼狈至极。

    她转头看向窗外,落地窗能清晰的看到外面行人走过。

    但是落地窗用的魔术镜,就算她能清楚看到外面市中心不断走过的人流,外面的人也无法看到里面,更没办法将求救信息传达出去。

    面对这样的劣势,白瑾然心底倒是没有感到多慌张。

    目前这些绑架自己的人还算是客气,显然她对于背后的人还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后厨缓缓走出来一位青年,不出白瑾然所料,正是昨晚和她谈话的小坎贝尔。

    他显然对于抓住了白瑾然这件事情感到非常高兴。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能猜出来我是谁吗?”小坎贝尔缓缓靠近白瑾然,轻轻嗅着她发丝:“没有人说过,你闻起来,就像是盛开的玫瑰花吗?”

    “谢谢,出门右转超市打折促销一百两瓶洗发水。”白瑾然丝毫没有掩盖她对小坎贝尔的鄙夷,不动声色的远离他:“你根本不可能在黑市的干扰下找到我,是吧,坎贝尔伯爵。”

    说着,她将声调调高,眼睛又看向了后厨:“您费了这么大力气把我绑过来,总不会是讨您儿子欢心吧。”

    “你——”小坎贝尔手中的餐刀逼近了白瑾然的脖子,恶劣的贴着她跳动的颈动脉使力,瞬间,她白嫩的皮肤被割开一道伤痕,鲜血顺着脖颈留下,平添了一抹病态的艳色。

    “住手。”就在小坎贝尔刀将要继续向下的时候,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男子一瘸一拐的从后面走了出来,笑呵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