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夜的命名术 > 414、莫名的熟悉感
    得益于卡布里的高调,风暴过去之后,庆尘这边便查到了这货的全名。

    卡布里卢维杜尔。

    庆尘心说自己难怪猜不,原来还是一个法国风格的姓氏……

    北美是移民国度,出现各种各样的姓氏也很正常……

    如今,卡布里已经成为庆尘的提线木偶,他能感知到一切,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甚至无法说话。

    他知道,这一切都来源于上那个轻若无物的丝线。

    禁忌物。

    在一栋小公寓楼的一楼,庆尘坐在沙发上守着仍旧昏迷的秧秧,等待着对方苏醒过来。

    门外传来敲门声。

    庆尘给秧秧掖了掖被子,这才走过去开门,门一开,外面街道上的寒风倒灌进来。。

    门外赫然是抱着超市牛皮纸袋的郑远东,这位昆仑领袖换了羽绒服,带着厚厚的线帽,看起来倒是有点像阿姆斯特丹的本地人。

    在欧洲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庆尘在秧秧昏迷之后,理所当然的联系了昆仑。

    他自己倒是很好说,但是不能拿秧秧的安全开玩笑。

    人家在海上帮了自己大忙,自己却带着人家冒险?这不行。

    其实庆尘更应该联系九州,因为九州在海外的势力,要比昆仑大多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庆尘还是更信任昆仑一些。

    “给,先吃点东西吧,”郑远东将牛皮纸袋递给庆尘后,走进屋里摘下围巾。

    他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的里屋,对庆尘说道:“屋子里是谁?未来组织的巴斯号已经抵达格陵兰海域,你们之前的战斗也已经在欧洲、北美的时间行者圈子里传开。据我所知,你应该还请了一位帮,不出意外的话,是那位救过刘德柱和他妈妈的女孩。”

    庆尘笑了笑没有回答。

    郑远东说道:“她受伤了,必须躺在床上养伤,但你不希望暴露她的行踪和伤势,所以才要把门关起来。”

    庆尘眉头一挑,跟这位郑老板打交道真的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对方的武力值高,智商也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对方看出一些破绽来。

    虽然郑远东没有猜的全对,但基本没有太大偏差了。

    他笑着对郑远东说道:“郑老板就不要关心这些杂事了。”

    郑远东点点头:“看来我猜对了……你是真的能搞事啊,在国内还有所收敛,到了欧洲恨不得把这里给搅得天翻地覆。不过也好,年轻人精力旺盛,到外国人的地界上撒野,总比在国内搞破坏强。”

    “何老板呢?”庆尘岔开话题。

    “之前一直在巴伦支海上追杀神代仓,追杀了几天几夜,不过在海上限制太多,a级高也发挥不了自己速度的优势,还是被神代仓跑回阿姆斯特丹了,”郑远东说道:“回到城市里之后何今秋就得有所收敛,不然以后所有欧洲国家都得禁止他入境。”

    庆尘心说,那这神代仓可太惨了……

    郑远东问道:“你杀了卡布里吗?”

    庆尘摇摇头:“我发誓我没有。”

    “你这种人发誓,一般都是为了掩盖真相,”郑远东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肯定没杀,但他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如今巴斯号驱逐舰就停在阿姆斯特丹港口外面,但未来的老板已经乘坐快艇上岸了。他们没有找你,反而是把与你们有关的消息给了神代、鹿岛,似乎是要看你们两败俱伤。”

    庆尘想了想:“那他们的计划,恐怕会落空了。”

    他看着对面的尼德普、张俭、老约翰:“这都是北极号的船员?”

    庆尘点点头:“我需要为他们个人换一套没人能找到的身份,让他们有会隐姓埋名的生活。”

    郑远东想了想问道:“昆仑有什么好处。”

    庆尘说道:“我是昆仑成员……”

    郑远东认真的看着庆尘:“昆仑成员的身份对你来说,还真是有用就用,没用就丢到一边去啊……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但他们个并不是昆仑成员。”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们在海上找到了一艘名叫黎明号的沉船宝藏,那艘沉船里都是19世纪叶,外国从我们本土掠夺的财富……一船的金币。我知道昆仑因为行事正派,摊子铺的大,所以很缺钱。我可以将坐标告诉你,船上的财富我白昼分4成,昆仑分5成,他们人分1成。”

    郑远东有些意外:“一船的黄金?19世纪叶能渡海的货船都是200吨以上的,载重可不小。如果真如你所说装了那么多的财富,那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将分给昆仑多少利益?”

    “没关系,”庆尘想了想说道:“我没办法自己去打捞,所以让出一部分利益也是应该的,另外还需要有人帮忙给这人办假身份。”

    没办法打捞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打捞沉船是一项很大的工程,绝不是说开一艘捕蟹船出海就能把东西打捞上来的。

    庆尘总不能再租条打捞船出去吧,就算租了,海上也得面对巴斯号的威胁。

    那可是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