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67、第六十七章
起旧邮箱的账号,登陆后发现弟弟的邮件说家里的孩子们陆续觉醒,说他自己不方便回来,问我有没有时间回来看看他们,我就回来了,不过回家发现没有钥匙,就去找锁匠配钥匙,对方需要提供镇心户籍办事处的证明,我就拿着身份卡去开证明,开证明的时候,工作人员发现我在冷水镇的职业是刀匠,他就对我宣传镇心即将举行的园游会,抵挡不住他的劝说,我只好先去参加园游会,然后在园游会上被打扮成了刚才的样子。”

    他平静无波的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想到这位看似有点古板的大伯办成小丑、微笑脸谱下是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用这张脸给小孩子发气球什么的……不知道怎么的,玛隆忽然有点想笑。

    然后他就真的听到笑声了,他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玛隆以为自己真的笑出声来了,然而捂上嘴笑声还在,扭头一看才发现笑的人是尼鹿。

    玛隆急忙咳了一声,尼鹿这才惶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大伯乌黑的安静漠然的看着众人,大概是想起自己还没把玛隆的问题回答完整,他接着道:“至于之所以会回来这么晚,是因为我没有赶上最后一辆雪橇车。”

    “我过去的时候最后一辆雪橇车刚刚离开,只能自己点着灯笼走回去,好容易走到半路看到那辆雪橇车回程了,我就朝对方挥想让对方停下来载我一程,结果对方跑得更快了。”

    众人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黑暗,送完他们的那名雪橇车驾驶员正在雪地上疾驰,昏暗的雪地忽然出现了一个亮点,依稀是个打着灯笼的人,然后,那个人忽然对他挥了,仔细看过去,那竟是一名装扮华丽的小丑,惨白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他一持灯,一朝他慢慢的挥舞着……

    不跑才怪啊!简直是午夜惊魂好不好!?大伯您这一路走来到底祸害了多少人哦?

    所有人再看向黑色长发男子的时候,眼简直带着同情了。

    然而男子只是伸出捏了捏自己的发丝:“干了。”

    然后他就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我困了,你们在这里睡觉,我去书屋睡觉,我记得荣格在这里开了个书屋来着。”

    说到这里,他又环视了一下四周:“对了,荣格呢?”

    他没有看到荣格。

    “荣格爷爷不在了。”宫肆轻声对他道。

    男子停顿了片刻,半晌道:“那我明天去给他烧一炷香。”

    说完,他就离开径直向书屋的方向走去,看来书屋一早就是开在那里的,宫肆又给他找了一床被褥,自己铺好被褥,男子沉静的对宫肆道了一声晚安,然后便兀自睡觉了。

    真是奇怪的长辈——关上门,宫肆心想,不过不会让人讨厌。

    道了点水给自己喝,喝完,他也上楼睡觉去了。

    ***

    第二天早上宫肆是被窗外传来的磨刀声惊醒的。

    嚯啦——嚯啦——

    晚上原本就被诡异的大伯吓了一跳,如今又听到这种声音,宫肆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了,扭头一看:好吧,溪流还姿态优美的睡着觉。

    看看窗帘外已经发亮的天色,宫肆算是彻底睡不着了,穿好衣服,他轻轻脚的再次从楼上出发,房间里静悄悄,好像除了他并没有人起床,也是,被大伯这么一折腾,大家晚上都没睡好,只要没有睡眠问题,大体上都会睡踏实些。

    宫肆心里想着,他向书屋的方向看了一眼:那边大门开着,露出里面折叠整齐的被褥,大伯人不在。

    他就心里有谱了,轻轻推开大门,宫肆向右拐去,声音是从他的窗户下传过来的,那边楼下有厨房,然后就是厨房外头的一个房间,确切的说是一个大仓,据荣格爷爷介绍那是大伯平时工作的地方,临走前上了锁,他们没有钥匙,宫肆也没想过找人把锁撬开过。

    如今大伯回来了,他会去开那扇门倒也是预料的事,宫肆其实也好奇很久了,那个仓里到底有什么……

    外面还有点下雪,冒着雪走过去,宫肆看到了正在外面磨菜刀的大伯。

    身上穿了一件单薄的大褂,下半身则是普通长裤和雪靴,大伯面前有一台器,看起来像个转轮一样,然后器后面更靠近他的地方则是一块石头←这个东西宫肆认得:是磨刀石。

    大伯正在用那块磨刀石磨刀,刀宫肆也认识,是他们家厨房的菜刀。

    “你醒了。”注意到宫肆,大伯抬起头看了宫肆一眼,对他道:“家里的菜刀太钝了,我拿出来磨磨。”

    张了张嘴巴,宫肆解释了一下:“我之前有定期磨刀的,就是这阵子没在家……”

    “嗯,看得出你把这把刀保养地不错,不过,从刀面的磨损上可以看出来你磨刀的方法需要调整一下。”大伯说着,对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过来:“你看我的动作,要这样磨。”

    说完他便不再言语,继续之前的动作磨了起来。

    明明只是普通的磨刀,大伯做起来却非常有美感,只见他双膝打开,肩膀也打开,单薄的大褂下可见明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