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9章第九章
    “冒昧地问一句,你们家……的经济状况还好吗?”双插兜,溪流忽然冒出一句。

    左眼微扁,右眉的眉尾高高挑起来,宫肆看了溪流一眼:“如果真觉得冒昧就不要问啊~”

    溪流歪了歪头,面带微笑继续看着他。

    “好吧,这不算什么冒昧的问题,起码在我这里不是。”最后还是宫肆继续说话了:“我那对父母虽然有点欠缺常识外加有点不负责任,不过至少还是有给我们打钱。”

    “虽然经常是一个月打很多,然后忽然好几个月忘记打。”宫肆撇了撇嘴。

    “节省一点,有计划一点的话,他们给的钱其实还是不少的,供我们生活还是足够的。”

    “我看你很节约,刚刚是,在学校也是。”溪流道。

    “当然要节约了,比如这个月他们就没打钱,加上前两个月,已经个月了。”宫肆说着,皱起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过一把菜刀又能遇到什么麻烦呢?他俩的工作虽然不自由,不过好像没什么太大危险……”

    听着宫肆无意识的自言自语,溪流在旁边继续保持微笑:宫肆嘴里虽然总是很嫌弃那对父母的样子,不过有为他们担心,就说明他心里还是惦记他们的,对吧?

    “说到菜刀,其实你也有点遗传到这一点。”笑眯眯的,溪流说道。

    “哈?”宫肆的眼睛便又习惯性的斜斜飞了起来。

    “嗯,就是这个了。”溪流用双的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方框,刚好框住宫肆的眼睛。

    “菜刀眼~”溪流道。

    宫肆……宫肆锤了他的头一下,用自己的头。

    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的走到了户籍办事处。

    办事的人有点多,到了之后宫肆直接找地方坐下,溪流则去拿了号码牌。

    他们那领到的号码牌是44号,前面还有十个人在排队,对于冷水镇的居民来讲,这就算是人很多了。

    所谓户籍办事处,顾名思义就是报户口的地方。

    人员增减都要过来报备,抱着阿吉坐在办事处的椅子上,宫肆不知不觉变得很安静。

    上次过来,还是给荣格爷爷过来销户口……

    对于宫肆来讲那并不算什么很好的回忆。

    不过对荣格爷爷的回忆除了那一次以外,几乎都是好的回忆。

    宫肆很快就振作了起来,重新回过神的时候,阿吉正在咯咯的笑,却是坐在他旁边的溪流在逗他。

    说来也奇怪,溪流明明没有做鬼脸,也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看着阿吉而已,阿吉就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莫不是真的有点傻?想到这里,宫肆连忙担心的重新打量了弟弟一遍,小家伙大概是嫌他挡住和溪流之间的交流了,还用力蹬腿儿,小胳膊用力撑着想要往溪流那边挣。

    这么有主意的样子看着实在不像个傻子啊,抱歉阿吉,哥哥刚才有一瞬间居然以为你脑袋不好用——心里说了声抱歉,看阿吉这么喜欢溪流的样子,宫肆索性把阿吉递给溪流。

    被迫抱住阿吉的一瞬间,宫肆眼瞅着溪流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也不戳穿这一点,他只是比划着,告诉溪流如何才能把阿吉抱得舒服一点,没有指导多久,就叫到他们的号了。

    “姓名。”办公桌后面只有一名办事员,是位老爷子,头发胡子全都白了,一脸褶子,看起来年纪很大了。

    他看起来不像办事员,倒更像是古代剧摆摊的大仙:给人算命的那种。

    抱着阿吉,溪流心里想着。

    “宫四季。”他那边正在走神,旁边宫肆已经回答对方的问题了。

    “呔!我问得不是上户口的人的名字,而是户主的名字。”老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一脸凌厉对宫肆道。

    还是这么凶!心里吐槽着,宫肆又答了一遍:“宫肆。”

    对,他们家户主是他,从八岁起就是他了,没毛病。

    “宫肆,让我找找……找到了,你们家现在一共口人,如今是要再添一口是吗?”慢悠悠地从电脑里调出资料,老爷子扶扶眼镜。

    “对。”宫肆干净利落道。

    “姓名。”

    “……宫四季。”宫肆道。

    “好,宫四吉。”老人家慢悠悠地打着字。

    听出老人的声调好像哪里不对,宫肆立刻道:“是宫四季不是宫四吉哦,是四季的四季!”

    “知道了,是四吉事的四吉~”老人说着,上“啪”地按了一下。

    “=口=!!!!”宫肆当时就扳着身子往电脑屏幕的方向凑过去了,看到屏幕上表格上“宫四吉”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我说的是四季,一年四季的四季啊啊啊啊啊!”

    任由宫肆的嘴巴在自己耳边咆哮着,老人家岿然不动,等到宫肆讲完才慢悠悠道:“可是我已经按回车了。”

    “啊?”

    “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